首頁 雜志概況 投稿須知 在線投稿 在線閱讀 征訂啟事 廣告服務 行業資訊 企業動態 資料中心  專訪報道 會展信息 ENGLISH

程津培:從基礎研究的“冷板凳”說起

來源:中國科學報 閱讀數:453 時間:2019-09-10 10:33:09

“不管是做文科還是自然科學方面的原創性研究,你可能需要有這樣一個思想準備:在你認定為重要的領域,做上十年、二十年……一直做下去,坐‘冷板凳’。雖然有點清苦,但這就是做原創性基礎研究必須的一種品格——把‘冷板凳坐熱’。”


9月6日,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基礎分子科學中心教授程津培在中科院學術會堂,為中科院機關、研究所的青年同志和研究生作了一場“學悟講堂”報告。


“從未追問過原理”?


1883年,美國物理學家羅蘭為倡導大家對科學的關注,在剛剛創刊三周年的《科學》雜志上發表了一段關于“科學”的評述,中國人“躺槍”了:


“我時常被問及,科學與應用科學究竟何者對世界更重要。為了科學之應用,科學本身必須存在。如果停止科學的進步,只留意其應用,我們很快就會退化成中國人那樣:多少代人以來他們都沒有什么進步,因為他們只滿足于應用,卻從未追問過原理,而這些原理構成了純科學。中國人知道火藥的應用已經若干世紀,如果正確探索其原理,就會在獲得眾多應用的同時發展出化學,甚至物理學。因為沒有尋根問底,中國人已遠遠落后于世界的進步。我們現在只將這個所有民族中最古老、人口最多的民族當成野蠻人。”


“這段話講得非常尖刻,但我們又不得不承認羅蘭有關中國古代科學的評述并無大錯,的確讓人警醒。”程津培說,“但是,我們竟然讓它沉寂了一百多年,未曾被這個負面語言激勵出國人的自強。直到現在談到創新,要建立自信時,我們發現,老早之前有人說了這么刺耳,但又痛徹心扉、讓人震撼的話。”


程津培認為,這段話應該作為一面鏡子,永遠值得我們反省。


中國四大發明中,造紙術和印刷術是“術”,可歸為目前所說的技術類;指南針和火藥曾經有可能發展成為“學”,即科學。但力學、物理學、化學以至磁學等學科,卻沒有在中國產生。“這是不是羅蘭所說的,我們‘從來沒有追問過原理’?”程津培感慨。


“追求原理”,其實就是“打破砂鍋問到底”,是前輩們反復叮嚀過的。在程津培看來,國人在實踐過程中,“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確實還不是十分普遍。有的可能“淺嘗輒止”,有的可能“問了一部分”,沒有一步步地追根尋源。


“于是,傳統上的實用主義哲學,使得先人們沒能夠從中提煉出真正意義的‘學術’,與重大科學的產生、重大的發明創造以至數次產業革命失之交臂。”程津培認為,要讓中國成為真正的科技強國,必須大力加強基礎研究,特別是原創性基礎研究。不管做什么方向,只要定標于原創,都要有“坐冷板凳”的品格,要有專心做學問、不慕榮譽、淡泊名利、甘于寂寞、不跟風的境界。


論文多不等于被尊重


長期以來,人們常習慣性地將“技術”置于“科學”前面。“然而,這并未促成我們在關系國計民生、國家安全等諸多關鍵領域的核心‘技術’達到世界領先。事實上,即便在技術層面,目前還有很多‘短板’。”程津培表示,科學上的“短板”其實更多。


他認為,補基礎研究“短板”,要抓“牛鼻子”。目前最突出的問題是,基礎研究經費在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中的比例過低,長期徘徊在5%左右。近日剛公布的《2018年全國科技經費投入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全國基礎研究經費占R&D經費的5.5%,達到了近幾年的新高,給人們以新的期待。


“但這一比例在主要的工業化國家,一般都在15%-20%,甚至更高。因此我們不僅要盡快補上這個‘短板’中的‘短板’,同時也要充分意識到,我國基礎研究長期投入不足帶來的后續效果,很可能會影響今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我國科研的發展,因此,要做好長期努力的思想準備。”程津培說。


此外,程津培認為,我國重大原創性成果缺乏,學風浮躁,熱衷于跟風、追熱點,缺乏深入系統的工作,不甘“坐冷板凳”,科技評價體系不完善等問題,也是導致基礎科學研究短板突出的重要表現。


“發表論文是基礎研究的本分,本無可厚非,但切不能‘唯’字當頭。”程津培講道,“不注重原創,文章再多,也不等于得到的尊重更多”。


他援引ESI數據庫統計的數據(覆蓋時間為2007.1.1~2017.2.28),化學學科中國大陸Top 1%期刊論文數為4,131篇,居世界第二,美國5,511篇,居世界第一;材料學科中國大陸Top 1%期刊論文數為2,381篇,居世界第二,美國2,430篇,居世界第一。


此后,僅僅不到兩年的時間,據InCites數據庫新的十年文章累積統計數據(覆蓋時間為2009.1.1~2018.12.31),化學學科中國大陸Top 1%期刊論文數為5,595篇,已越居世界第一;同樣,材料學科中國大陸Top 1%期刊論文數為3,715篇,也越居世界第一。


現在,從論文總量、總被引論文數和頂級期刊論文數三項主要統計指標看,中國大陸的這兩個學科都居世界第一位。


“這意味著什么?當然,這說明了我們基礎研究的進步,說明我們在一些方面的研究水平正在以較快步伐進入第一梯隊。但也不能過度解讀。”程津培認為,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已經得到世界同行足夠的尊重,更不意味著我們今后在這兩個領域的高技術發展和商業運用方面已具備足夠底氣。


“事實上,有不少文章,只是花樣上翻翻新,看似搶眼,但卻與未來應用脫節,甚至與求索科學的未知脫節,這是我們最為擔憂的。”程津培說。


程津培本人是做化學鍵能學研究的。他在“學悟講堂”報告中,也介紹了自己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科技創新思想和要“甘于坐冷板凳”的指示精神,以及在鍵能研究和創建iBonD化學鍵能數據庫上,取得成績的一些實踐和感悟。


改革路上尚需努力


程津培認為,文章發表中呈現出的浮躁之風,與我們一段時間以來科技評價制度的不完善不無關系。


他介紹說,國際上,科技評價問題已引起廣泛關注。如,2013年150多名科學家和75個學術團體聯合簽署反對過度使用影響因子的《關于科研評價的舊金山宣言》,以及2015年在《自然》雜志發表的,關于合理利用科學評價指標“十條原則”的《萊頓宣言》等。


我國科技評價體系存在的問題可能比國際上“有過之無不及”。在我國,至今過分倚重論文數量和影響因子等量化指標和以“帽”取人的做法仍十分普遍。


“重數量、好跟風、傍熱點,學風浮躁。這些相關問題已受到科學共同體的普遍關注,管理層也出臺了不少文件,但效果滯后于期待。”程津培表示,科技界對科技評價體系的未來走勢非常擔憂,前一段無論是從人大政協還是院士群體,都針對我國科技評價和獎勵制度的改革,組織了深入細致的調研,提出了許多真知灼見。


他提到,過度量化的評價導向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主要是正常的學術氛圍遭遇破壞,學術不端和急功近利行為持續滋生。老一代科學家心無旁騖地追求真理,“甘坐冷板凳”“十年磨一劍”地潛心做學問的科學精神,在不斷物化的現實中被嚴重侵蝕,做科研工作的價值取向令人擔憂。


此外,評價中無視科技鏈條的不同環節,以及學科間和學科內不同領域的性質差異,搞“一刀切”式的量化評價,這造成忽視科學價值、一味追逐熱點和“搭車式”研究泛濫,傷害了正常的學科結構,導致了學科畸形發展。


程津培認為,錯誤的評價導向會造成科技支撐服務和成果轉化等體系無法按照規律正常運行,最終造成科學自身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環境被破壞。而對此,政府有關部門也做了許多努力,近期集中出臺了一系列治理文件。但從實際效果看,目前收效尚不明顯。


最近,有關科技政策研究人員組織開展了科技評價體制改革落實情況科研人員問卷調查。據這份“關于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效果的調查分析”給出的數據顯示,總體上,科研人員贊同和支持“三評”改革和“清四唯”行動。但在2018年以來評價改革政策密集出臺的前提下,仍有95%左右的調查者認為科技評價改革是必要的。


從落實文件的具體效果看,評價中“唯論文、唯帽子和唯獎勵”的現象并沒有發生顯著好轉。有72.4%、80.4%和80.8%的被調查人員分別認為當前“唯論文”“唯帽子”“唯獎勵”等“三唯”現象“沒多少變化”。


此外,調查結果還顯示,“三評”改革在調查對象所在的基層單位并沒有普遍得到很好地執行。僅有16%的被調查者反映所在單位的工作“有實質性改進”,34.8%表示單位雖有改革,但“只是走過場”,49.2%的人反映所在機構根本沒有開展相應的清理或改革。


“這說明,改革已在路上,但仍任重道遠,同志尚需努力。”程津培說。

3d全部独胆三地村胆码